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
我,景人和素子三人自小六的時候就認識,升中的時候,我和景人升上了西環一間有名的學校,但是不知道素子讀那間。

九月一日,我第一次坐93A回校。排隊的時候,突然看見素子,登時嚇了一下。後來問她才知道她現在於英華女校讀書,後來我在學校附近的巴士站下車了。我思前想後,最後決定不把這件事說給景人知道。直至......

有一日,我向景人說...

我:你可以坐93A回校的。
景人:我未有見過。
我:當然沒有。因為每天早上只有兩班車。
景人:原來如此。
我:你坐七時二十分那班車吧!我每天都坐那班車回校的。
景人:好吧!一言為定!

誰不知景人開首幾日都「目送」93A離站,把我氣得差點暈倒。於是我「命令」他早一點到巴士站等車,不可再遲到了。

第二日,景人終於上到93A回校。素子在上層看到一個貌似景人的人,但不知道是不是他。之後幾天,景人都坐93A回校,引起了素子的注意。

一個星期後,素子特意早一點到巴士站,排在我的後面,問我......

素子:在香港仔上車的那個人是不是景人?
我:我怎知道!?
素子:你怎會不知道!?
我:不過你想知道的話,上車時留空你身旁的坐位吧!

素子照我的指示留空了身旁的坐位到香港仔,景人像平常一樣上到93A,但當他看到素子坐在我附近的時候......

景人:好久不見了。
素子:(看到景人的校服和我一樣)你和二十讀同一間學校?
景人:是的。我不知道二十沒說給你聽。
素人:二十,你有沒有弄錯?老朋友在車上都不說給我聽!?
我:對不起。因為我不知你和他會不會吵架。
素子:算了。

景人不好意思的坐在素子身旁。我感到有點不對頭,他們兩人好像一對戀人一樣。我總覺得渾身不自在,可能是因為他們比小學的時候親密了很多有關係嘛!

過了中五會考後,我們三人的去向:我和素子在原校,素子不知道景人因為她而考不上,到了堅道明愛讀中六。

上學第一天,素子一如以往坐在我身旁,並留空身旁的坐位,想留給景人坐下。誰不知,景人沒有在香港仔上車回校,素子認為可能是景人晚了而已。但往後幾天,仍然不見景人在香港仔上車,開始有點不安的感覺,於是問我......
素子:景人現在怎樣了?
我:......(心想:我不可以給素子知道景人升不上原校)
素子:為什麼不回答我!?
我:我不可以說的,特別是妳。
素子:好!我自己問景人不就行了嘛。
我:他不會回答妳的。他不想妳知道。

素子就這樣由上車一直一聲不吭,直到我下車。[作者按:其實二十也很辛苦;一方面不可給素子知道真相,一方面又要替景人做「傳聲器」;辛苦程度可想而知。]後來有一天......

我行到巴士站排隊的時候,發現景人已經待在巴士站等著素子的出現。我已經夠早的了,怎知他比我還早,我問他......

我:你怎會上來等93A回校的?
景人:一)為了向素子道歉我隱瞞事實的事;二)我可以在高主教書院下車再沿樓梯步行回校。
我:你何時在這裡等待素子的?
景人:七時十分,坐94A上來的。
我:暑假的時候,你們怎樣了?
景人:你還好說。表面上說來不到,實際上在我們附近看著我們!你以為我們不知道,其實只是我們不管你呢。
我:對不起,我只想給機會你和素子「二人世界」而已。
景人:算了算了。待素子來了再說吧!

今天素子比平日晚了一點到巴士站,我立即叫景人把身旁的坐位留給素子坐。素子上車後,見到我身旁坐著的人不是第二個,而是景人......景人立即把身旁的坐位讓給素子坐下,素子一坐下就問景人......
素子:你為什麼不給我知道你現在怎樣了!?
景人:因為我不想你擔心我。
素子:你應該知道我們是朋友。為什麼有事都不可和我說!?
景人:對不起。
素子:說對不起也沒有用。快說我知你現在怎樣了?

景人把事情「和盤托出」,素子聽罷又罵了景人一大頓。之後我開了個小玩笑......
我:你們兩人真像一對情侶在「打情罵俏」。
素子:你不要誤會,我和他只是朋友的關係嘛。
我:不用那麼快反駁我嘛。不過我聽到一個消息,你們自暑假開始就親密了很多,是不是真的?
素子/景人(異口同聲道):當然不是了!
我:相反吧!兩位。

素子和景人終於承認了,不是我逼迫他們的。